南宁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我无罪可认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7:48 编辑:笔名

  >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我无罪可认 11:46:44

  中秋,株洲县,碌口镇。一条狭窄的水泥路蜿蜒伸至田间。沾满黄土泥的水泥路边,株洲县看守所、株洲县拘留所两个独立小院并墙而立。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就被羁押在株洲县看守所的一栋三层小楼内。9月28日,《中国经营报》进入株洲县看守所,希望能获准探视,但多次协商后未获批。株洲市经侦支队负责人表示,李途纯案情况特殊,不能探视。

  此时的李途纯,羁押已过百天。

  “取保候审”争议

  如今,李途纯的代理律师翟玉华是唯一一个在经过重重审批之后可以见到李途纯的人。

  在了解到李途纯在羁押期间发生多次昏厥,病情极为严重的情况后,8月16日,翟玉华向株洲市公安局递交了《取保候审请求报告》,但并未得到批准。

  李的儿子李帅,在被羁押47天后被“取保候查”。李途纯的弟弟、妹妹也在被羁押一段时间后,先后走出了看守所。知情人士告诉,李途纯的亲人均被有关方面明令噤声。

  接近李途纯的人士对说,李途纯一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严重的原发性高血压(Ⅱ级高危)和糖尿病,2008年之前起就已经每日需要注射胰岛素,服用十余种药物。其亲人对回忆,在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期间,因为减少了工作量,李的病情有所缓和。

  “李途纯在审讯期间,出现脑中风前兆,并先后五次心脏病发作,当场昏迷,其病情已非常严重,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9月29日,翟玉华对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不仅律师打过报告,当地公安局也曾两次向株洲市政府打了报告,表示李途纯“病情危急,不宜拘押”。

  四川守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德波告诉,按照国家《刑事诉讼法》和公安部的相关条例规定,李途纯目前的状况完全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但株洲市政府相关人士未能同意李取保候审。“公安机关既然证实了李途纯病情危急,那么是否同意取保候审的权限应在办案机关,由株洲市政府决定李途纯是否取保候审显然与法律严重相悖。”

  “李途纯经常整夜咳嗽,有时候服药不按时,便会昏厥。”辗转采访到一位曾与李途纯同在一个监室的狱友证实,虽然内心依然强大,但李途纯的“身体已经快垮了”。

  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并非没有注意到李途纯的身体情况。“我们给他的监室安了两台空调,配了一个专门的医生照顾他。”“但他态度不好,并不认罪,一旦认罪,什么都好说。”“由于他的不合作,李途纯案目前并没有更新的进展。”株洲市公安局经侦负责人对证实。

  “我本身就无罪,怎么可能认呢?”李途纯对他的律师翟玉华说。

  祸起“货款准备金”

  李途纯因何获罪?株洲市委宣传部于2010年7月27日对外通报的信息显示,李途纯涉嫌“非法吸存”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警方自6月上旬立案以来已初步查明,截至2009年12月,湖南太子奶集团在全国范围内面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或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3亿余元,其中绝大部分没有兑付。

  通报显示,问题发生于2008年4月。彼时,太子奶集团印发了《货款准备金管理办法(修改稿)》(下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明确,“为了确保2008年销量任务完成”,经销商须向太子奶集团打入货款准备金,“最高额为经销商年度合同总销量的30%(即1000万元销量最高300万元),最低必须确保年度合同总销量的10%。”

  《管理办法》同时约定,经销商在太子奶集团账上现有货款自2008年4月1日起计息,月息2%,但月底以货支付。太子奶会给打足货款准备金的经销商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市场费用奖励、市场费用及合同返利核报、免收加盟费、进行银行担保等。

  “这是企业的生产自救行为,并未向社会集资,且资金并未用于他途。并且,这种预收货款行为是国内快消业一种非常普遍的经营方式,所有的大型奶品企业都曾进行过类似‘集资’,但没有一家因此获罪。”一太子奶前财务人员对本报表示,这笔款项总共不到1.3亿元,其中包括高息借款5500万元。在李途纯入狱前,已如约退还了大部分货款准备金,余下的1500万元中,有1200万元直接来自李途纯的家庭和亲友的借款。

  李途纯被羁押之后,李家人多方奔走,咨询案件的情况。据获得的一份关于李途纯案的《法律意见书》显示,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师大法学院院长赵秉志教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陈兴良在听取李家人的案情介绍后,在《法律意见书》上签字认为,湖南太子奶集团和李途纯个人为了集团的生产经营,向特定经销商和集团内部收取货款准备金,以及向有关单位和个人的借款行为,属于单位筹集资金和民间借贷性质,不具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特征,即使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偿还或者归还,也属于民事纠纷,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赵秉志与陈兴良两位刑法专家认为,在李途纯案中,准备金的收取对象有严格限制,不具有对社会公众的开放性;准备金的上限有严格限制,有别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多多益善的做法;准备金的用途由缴款人决定,有别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犯罪行为人吸收后存款的特点;准备金的性质为预付货款,不涉及金融业务。而且,这些准备金多已退还,其余的多是李途纯亲属的,李途纯没有犯罪故意。

  “霸蛮”李途纯

  霸蛮,典型的湖南方言,其意丰富,可指坚韧和执著,在困难中吃得苦,认死理,认定方向就永不回头;亦可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之意;但凡事也有度,过于霸蛮的时候,霸蛮又成为贬义词,偏激,任性,不知悔改,横蛮,不讲理。

  李途纯,这个出生于湖南岳阳临湘的湖南汉子,如今看来不无霸蛮之气。“一方面,强势,有决断力,另外一方面,也有着性情中人的急躁,认死理与固执己见。”多位熟悉李途纯的人士对说。

  早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李曾经说,对于太子奶如今所陷的危局,他犯的错并不是盲目扩张,而是没有在好的机会下将太子奶上市。即便是后来他仍有多次机会出手太子奶,获利而退。一次是太子奶危机爆发前,花旗等三大投行希望能将太子奶卖给雀巢,当时雀巢的出价超过50亿元人民币,按照持股比例,彼时卖掉,李途纯可以收获近40亿元;后来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太子奶危机显现,在几次引入投资者的谈判中,李途纯仍可获利走人;甚至在2008年末,高科介入前期,李途纯仍可卖掉太子奶,获得数亿资金。

  然而,李途纯选择了坚守。“做大一个企业不容易,何况还是一个具有民族自豪感的企业。”李途纯彼时仍认为,他可以击败“敌人”重新让太子奶站起来。当时李途纯所谓的“敌人”是金融危机、三大投行逼宫和乳业危机。如今看来,李途纯低估了他面临的对手。

  2008年11月,在英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联”)等的逼宫下,李途纯应株洲市政府的要求交出所持太子奶61.6%股权,但英联并未按约向太子奶注资。2009年1月,株洲市政府注资1200万元,由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的优质资产,并再次要求李途纯接受英联退回的控股权,抵押给高科奶业代为行权。

  自此,太子奶的命运不再由李途纯掌握。

  有人也认为,太子奶“成也李途纯,败也李途纯”,并将一切归咎于李途纯的“赌性”。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证实,李途纯本人私下不打麻将,不涉赌,他只是性格倔强,不服输,是一股湖南人的“霸蛮”之气。

  有几件事可以侧面证实,在2002年,李途纯曾在太子奶签下承诺,自己的家庭财产将无偿归于公司,他本人也不领薪、分红。在被羁押之前,李途纯也一直承诺,将对太子奶债务终身负责。

  在株洲了解到,为了拯救陷入财务危机的太子奶,李途纯已经先后将家庭财产“无偿”划入公司,1200万元的款项包括自己名下的多处房产,以及妹妹的房产,给父母、岳父母准备的养老金。如今,走出羁押大门的妹妹、妹夫靠早期经营的一个茶坊,租房度日。“在家里,李途纯一言九鼎,但凡他做出的决定,家里都会倾其所有给予支持。如今,父母和岳父母的养老都无着处,李途纯把身家性命都放在了太子奶身上,他当然不想看到太子奶‘被破产’,他一直说要承担债务,挽救太子奶。”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说。

  李途纯一案,株洲市公安局目前也有“难处”。

  “由于李途纯从被羁押到批捕过程中拒不认罪,株洲警方用足了47天的羁押权限,而后经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批准又延长了1个月羁押时间,再经过株洲市检察院批准又延长了两个月羁押期限,到10月20日,这两次羁押的时间就将到期,但案件仍无重大进展,如需再延长羁押就必须经过湖南省检察院批准,而湖南省检察院的批准羁押时间也只有两个月。”株洲市公安局人士对透露。湖南省检察院会不会同意株洲市方面的意见,批准再次延长两个月羁押时间?目前尚不得而知。

  “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还是希望可以回到太子奶。”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说,尽管如今身陷囹圄,也不管今后还会不会做奶业,李途纯不会轻易放弃。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幼儿口舌生疮
哪种拉拉裤性价比高
什么牌的拉拉裤吸收快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